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会史钩沉

为民进殚精竭虑的徐伯老

发布时间:2015-06-02     来源:民进中央研究室

放大

缩小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各民主党派纷纷恢复活动,召开代表大会。自那时开始,特别是民进四代大会以后,民进的工作一直走在各党派前面,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当时主抓会中央工作的徐伯昕副主席思路清晰、指导有力。

当时,中共中央提出民主党派要为四化建设服务,这实际上是民主党派社会服务工作的开端和雏形。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民主党派为四化建设服务面临着两个难题:一个是观念问题,过去民主党派一直是学习改造党,现在要把为四化建设服务作为工作重点,很多人在观念上转不过来,也不理解,认为民主党派做这些事是不务正业。所以当时提出面向社会开门服务,遇到的阻力很大。对此,徐伯老的思路很明确,要坚持开门服务,为四化服务。第二个难点就是工作方法和工作内容怎样界定。因为从来没有做过,怎么为四化服务,怎么开门服务,党派的工作内容有哪些,可以用什么样的工作形式来做,这些都是一片空白。

徐伯老认为:开展这些工作可以体现党派和党派成员的价值,加上“文革”这些年,知识分子遭受迫害,很多会员的心气儿都没了,人也散了,通过做这些事可以把会员们凝聚在一块儿。还提出,民进会员主要是教育文化出版界人士,要在这些领域多做贡献。主持工作期间,也在这几方面做了很多创新性的尝试和开拓。

一、创造性地组织优秀教师传授讲学

四代大会以后,徐伯老提出要组织优秀教师外出参观学习。1981年6月,会中央组织了王企贤、王兰、张庄容、汪介清、赵蕴华等五位特级教师及优秀教育工作者,到延安、西安、银川、石嘴山、兰州登记讲学。之所以组织他们去参观讲学,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这些民进的老师有很好的经验,要把这些经验传播出去,发挥他们的作用;二是这些教师都非常辛苦,平时没有机会出去参观学习,这也是一种表彰。徐伯老告诉我们,这些老师中,有的是教语文的,教课时常给学生们讲我们党在延安井冈山的故事,如朱德的扁担等等,本人却都没到过这些革命圣地,应该给他们机会去实地参观。但那个时候民进的地方组织很少,到各地去讲学没有接待单位。比如,那会儿还没有甘肃省委会,只能同当地的教育局联系,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没有经验,开展任何工作都是新事物,当地的教育部门也是战战兢兢的,不知道怎样做才好。一方面觉得百废待兴之际,有人能主动来讲学是件好事;另一方面,又不知道由他们出面接待合适不合适。活动开展起来后,发现实际效果非常好,当地的反应相当热烈,授课过程中,一票难求,连礼堂过道里都站满了人。这件事成为民进支边讲学的开端,后来张志公、霍懋征等会员频繁外出讲学,各地方也开始组织讲学,从那时起,民进的影响大大扩大了。

徐伯老还发出倡议,每年暑假开办民进教师会员来京活动。从每个省请一位没来过北京的教师,来京参观学习一周,由徐伯老出面请叶圣老和他们见面合影。后来因为经费缺乏,雷老任主席以来,呼吁民进会员一人捐一元钱,用来接待教师,即尊师重教一元钱奉献活动。

二、流通图书馆为教师们解了燃眉之急

徐伯老很有远见。民主党派恢复工作时,他就开始考虑流通图书馆的工作。当时文革刚结束不久,很多老教师不在了,新教师走上工作岗位,社会上图书资源短缺,教师找不到合适的教辅材料,借书买书都有困难。而民进会员又以中小学教师为主,应该想办法为他们服务,帮助他们寻找参考书,提高教育质量。徐伯老还提出,开展服务工作不要有本地外地之分,应该量力而行,讲求效果,明确方向,随时总结。于是在民进成立了流通图书馆,为教师们提供借阅书刊、邮购图书、提供资料等服务。主要由流通图书馆买来教师急需的书籍材料,通过各地民进组织牵线搭桥,邮寄给教师阅读使用,用完再邮寄归还图书馆。这样的通信邮寄,一个月就要一次,一次十几本,分别寄给几个地方,其中给东北方向小城市邮寄的特别多,之后范围扩大到二十多个城市、千余个会员及所在单位。后来这项工作在全会都开展起来。民进流通图书馆有这样几个原则:第一是以服务中小学教师为主,为提高教育质量服务;第二是着力于帮助教师解决买书借书难的困难;第三是尝试搜集一些师范院校和教育学院编印的内部刊物。

三、继续编好文教学习资料

恢复活动以后,民进领导特别重视文教学习资料的编印工作,这些资料实际上属于民进传统的内部刊物。当时为了提高教育质量,老师们需要很多的教学参考资料,需要了解新的教育思想、教学方法,可信息流通不像现在这么发达,远远不足以满足老师们的需要,民进就将办好文教学习资料作为一项重点工作。这些资料一年六期,三十二开本,每本六十四页,没有封面。我们从废品收购站买纸张,由机关派车派人拉到印刷厂印制,所以每本书里面纸的颜色都不一样。资料的内容主要来自民进图书馆订的教育内部刊物,如中国人民大学、北师大的报刊资料,中小学教育,师范教育,语文数学等等,我们从中挑选需要的内容进行编辑,再印成册。其余一些工作,如跑印刷厂、校对、印刷、包装、邮寄等等,都是机关的同志一起来做。由于这些学习资料质量有保证,价钱也便宜,很受教师们的欢迎。在图书资料匮乏的情况下,编印教辅资料起到了从教学上帮助教师提高的作用。很多教师也是因为文教学习资料,才了解民进,决定入会。还有很多学校的党组织,支部书记、校长,也是因为文教学习资料,了解民进这个组织,支持民进会员在学校里面发展会员,开展工作。

四、开办青年编辑培训班

文革后很多中青年编辑进入出版界,缺乏业务知识,民进和版协合作,请一些老人,包括叶圣陶、张志公去讲课,讲完一次出一个小册子。编辑培训班的编辑后来都成为各出版社的骨干。

通过以上几项工作,把民进的几个主要界别——教育文化出版同时都抓起来了,而且都做得有声有色。

随着这些工作陆续开展取得成果,民进召开了为四化建设服务的经验交流会。从社会定位来讲,当时民主党派的成员还不是四化建设的主力军,徐伯老就想出个词,将我们的工作称为“拾遗补缺”。在各民主党派中,民进是第一家举办全国经验交流会的,由于成绩斐然,得到了统战部的认可。到统战部联合各党派召开为四化建设服务经验交流会的时候,民进已经举办第二届全国经验交流会了。在徐伯老的主持下,民进积极探索,做了很多敢为天下先的工作,也为民进事业的蓬勃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本文系根据民进中央原副秘书长兼参政议政部原部长虞音、社会服务部原副部长刘志奇口述整理。)

作者:虞音、刘志奇     责任编辑:qichunlei
Copyright 1996 - 2014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