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名人轶事

柯灵:窗下

发布时间:2020-06-08     来源:摘自《柯灵散文集》

放大

缩小

  在窗下,我望着无云的天。

  玄想之翅遂向空腾起,沐着阳光,向不见边际的蓝色飞远了。

  我曾经有孩提的心,驾风舟,泛云海,探索宇宙的奥秘,虹桥彼岸有瑰奇天地;月中宫阙是宝玉砌成;而夏晚小院的凉榻上,我且织过不止一回的摘星之梦。

  稍后我又爱独自仰卧草茵。枕着丛翠,望顶上天幕,对自由阔大的人世,射出向往的箭。

  有一次我独上危楼,正当江南雪后,阳光稀薄,寒气逼人,天体辽廓如无极。遥望郊外白首的层峦,傲然环立;俯瞰城中密密麻麻的房宇街巷,挤着一堆兴废人事,一种无意义的感叹,不觉油然而起。忽地,一个断线的红色汽球,从近处市廛飞升,我目送它直上太空,又飘飘荡荡飞向城外,渐远渐小,终至于连那微尘似的灰色小点,也从目力中消失。我的不羁的灵魂,也就为它所远引,觉得天地之宽,而自己则又渺无着落了。

  也曾对怒云疾驱,期待着暴风雨的袭来,作海燕之欢舞。

  也曾摸索于漆似的暗夜,无风,无星,无月。远处却有猫头鹰诡秘而惨厉的鸣声,忽而飘来,忽而中断,如一缕游丝。于是我混身颤悸,为末世的忧惧所威胁……

  谁能够设想没有太阳的世界将是怎样的世界呢!

  我以想象的彩笔作过两幅图画,一幅是黝黯的牢狱,黑色的墙,黑色的呼吸。铁链如大乌蛇,懒懒地盘在囚徒们的脚下。狭小的铁槛窗,镶一张枯瘦如柴的脸,怔怔地望着一角远天。另一幅是小楼,轩明的静室,柳丝低垂如帘幕,掩着一窗岑寂。有少妇倚栏,对叆叇的白云搜索逝去的欢乐。她昂着头,犹如海上鲛人,晶莹的珠串从象牙似的颊上散落。

  命运降苦难于不幸的人群,但希望的种子还孕在人们心里,茁长着新的生命。失去了光的,铁槛外还有春阳跳跃的大地;失去了爱的,人间也还有广阔无边的温暖。——“生之意志”:这是我为这画幅所拟想的笨拙的题词。

  磅礴于地球四围的大气,曾使古人惊奇于那浩瀚的“大块文章”;我们则又知道它是一切生物的养命之源。而一自这城市拔去祖国的徽帜,奴隶的恶运却使人们永远低头,不敢再仰望那晶明的苍穹。偶尔从窗下窥天的人,乃也不禁有囚徒似的哀戚了。

  想象着灿然如金的阳光下,是怎样壮丽的气象啊,山岳,江河,原野,造物者的不世的杰作!北国的宫殿峨巍,古城头有白色鸽子,在青空下扇动皎然的双翼,鸽铃撒下一把和平美妙的歌声。但如今满缀在这些光景上面的,是异族的屈辱的暗影。

  魔鬼化成似的灰色蜻蜓,又吐着喤喤的毒咒,从远天飞近了。

  我昂着头,有鼎沸的思潮,沉重的心。——我梦想着一个狂欢的日子,盈城火炬,遍地歌声,满街扬着臂把,挺起胸脯的行人……

作者:柯 灵     责任编辑:张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