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名人轶事

回忆父亲陈舜礼

发布时间:2021-11-01     来源:摘自《山西日报》

放大

缩小

  父亲祖籍浙江奉化,小时候很调皮,爬树、上房、下河游泳,可念起书来却从不含糊。1935年,在山河破碎、满目疮痍之秋,聪颖勤奋的父亲一举折桂,考入清华大学经济系,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但民不聊生的现实,使父亲在悲苦彷徨之时,怀着经济救国的远大抱负参加了当时(1945年)难度极高的中英庚子赔款第八届留学考试,并被录取进入了举世闻名的英国牛津大学学习,后转入法国巴黎大学就读。1946年,当毕业在即、共和国礼炮鸣响的前夜,身在异乡的父亲归心似箭,断然拒绝了一些亲朋好友留居海外的盛情邀请,几经辗转周折,带着满腹才学和满腔的爱国热情,登上了开往祖国的客船,从太平洋彼岸漂洋过海,毅然投入了解放区的怀抱。当时在英国伦敦出生、尚在妈妈襁褓之中的我,也同父母一起登上了这艘开往东方的客船。

  父亲回国后,一直热爱和关心我国的科教兴国事业,把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了新中国的教育事业。早期父亲曾在天津南开大学任教,1959年国家调整大专院校,刚逾不惑之年的父亲放弃大城市优越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主动请缨支援内地建设,到山西大学工作,先后任山西大学教授、教务长、校长等职。作为山西大学的校长,父亲紧跟时代,积极参与党的教育改革和人才培养,他勤奋执著、孜孜以求、从严治校、谦虚谨慎,为祖国内地的经济建设培养了大批急需的专业人才和高层次人才。

  父亲生命中的黄金岁月是在粉碎“四人帮”之后。那时,刚刚走出泥沼的中国百废待兴,作为大学校长、作为中国民主促进会杰出的领导人、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在多党合作方兴未艾的舞台上,父亲展示了他颇堪称道的政治睿智。父亲在工作中总是与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德、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父亲为民进组织的巩固和发展倾注了毕生精力。

  父亲为祖国的科教兴国和民进建设工作呕心沥血,辛勤耕耘了50余载。父亲精通中、英、法、德四国文字,善诗词,通韵律,晚年的父亲主要从事读书、译书、著书等工作,用他那支勤奋的笔,在知识的沃土上辛勤耕耘。父亲晚年虽已解甲,但为了圆他年轻时那个科教兴国的梦想,耄耋之年的父亲仍奔波至生命的最后一息。

  “做到比玻璃还要透明”,这是父亲的一句名言,也是父亲发自内心的真情告白和人生信条。父亲多次对我们子女讲曹操的诗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表达了自己有志报国的拳拳情愫。

  父亲是一个天性乐观的人。无论是在平凡的岁月里,还是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政治惊涛之中,父亲总是平平淡淡、从从容容,以一种平常心坚守着真理。文革之中,父亲受到多次运动的冲击,抄家、检讨、住“牛棚”自然是避免不了的,“特嫌”亦审查多时,父亲却以相信群众相信党的豁达心态在牛棚里学习、劳动、生活,以坚强的信念度过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身为国家正部级干部的父亲,生活上简朴持重是有目共睹的。父亲一日三餐粗茶淡饭;而父亲的西服、毛衣、围巾,一用就是十几载;父亲住宅中的家具没有一件是时尚的,沙发、茶几是姐姐出国时留下的,一直沿用至今。尽管父亲身居高职,但从不允许子女搞特殊,不准子女坐公车、吃公饭。父亲独立生活的能力很强,1984年,赴京高就后,他把单位分配给他的房子让给了刚从外地调来的民进副主席,自己孑身一人在鼓楼辛安里民进中央机关四楼的一间小屋里居住了多年,他独立料理自己的生活,节假日自己做饭,过得有滋有味。父亲以自己的言传身教留给了我们艰苦朴素勤俭持家的宝贵财富。

  父亲对儿女们要求慈祥而严厉,父亲教导我们要堂堂正正做人、明明白白做事,要努力工作、团结同事、宽厚待人。父亲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父亲的道德准则,处处影响着我们的行为。我们为有这样一位父亲而感到骄傲,我们更为失去这样一位父亲而痛惜万分。

  父亲一生追求真理、追求进步,视富贵荣华如粪土,常怀悠悠报国情、拳拳赤子心;父亲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不只是德高望重的社会活动家和教育家,更是将自己的智慧和才学献身于国家和人民的实干家;父亲对事业执著追求,对工作一丝不苟。他思维敏捷、知识渊博、勤奋好学、殷勤耕耘,他公私分明、坚定乐观、孜孜不倦、作风朴实;父亲一身正气为人,两袖清风处世。他淡薄名利、表里如一、披肝沥胆、廉洁奉公,他光明磊落、襟怀坦荡、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他率先垂范、以身作则、谦虚谨慎、朴实无华,他以诚为本、铁骨峥峥、格在竹间、永世流芳。

  这就是父亲,一个令我们深深敬重的父亲。父亲带着他毕生追求事业的人生信念,一步一个脚印,走出了一条平凡而闪光的人生足迹。忆父亲艰难跋涉之一生,平凡中见宽厚,关爱中见慈祥,俭朴中见耿直,困难中显无畏。我们忘不了父亲羸弱的身躯和慈祥坚定的面容,其音容笑貌恍如昨日……

  2003年12月10日,86岁高龄的父亲以惊人的毅力和顽强的意志与病魔搏斗了200多个日日夜夜之后,怀着对人生的眷恋,溘然长逝。父亲走了,走得那么安详。愿父亲的在天之灵与我们依依同在。

作者:陈 伦 麦美颜     责任编辑:张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